<menu id="2gucg"></menu>
  • <input id="2gucg"><button id="2gucg"></button></input>
  • <menu id="2gucg"></menu><menu id="2gucg"></menu>
    <menu id="2gucg"></menu>
  • <menu id="2gucg"></menu>
    <input id="2gucg"><acronym id="2gucg"></acronym></input>
  • ? 首頁 ? 名人故事 ?顧炎武簡介資料_關于顧炎武簡介的資料

    顧炎武簡介資料_關于顧炎武簡介的資料

    時間:2020-04-15 名人故事 聯系我們

    顧炎武簡介資料_關于顧炎武簡介的資料

    顧炎武,原名絳,后改為炎武,字寧人,江蘇昆山人。因家鄉有個亭林湖,故學者尊稱其為亭林先生。他生于1613年(明神宗萬歷四十一年),卒于1682年(清康熙二十一年),是明末清初一位杰出的思想家,頗多建樹的大學者。

    顧炎武出生在一個封建士大夫家庭,祖上數代在朝廷為官,到其祖父和父親一代,家道漸漸衰落。他過繼給堂叔為子,由嗣母王氏撫育成人。祖蠶源公是個正直的讀書人,從顧炎武十歲起,就指導他閱讀《左傳》、《國語》、《戰國策》、《史記》、《資治通鑒》以及古代軍事著作《孫子》、《吳子》。嗣祖還經常告誡顧炎武,要做實際的學問,“凡天文、地理、兵農、水土及一代興革之故,不可不熟究”。這一段時間,顧炎武潛心閱讀了大量的書籍,為他后來成為一位淵博的學者,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1626年,顧炎武參加了復社。復社是當時東南地區帶有極濃政治色彩的一個學術團體。他們吟詩作文,議論時事,成為一種有影響的社會輿論力量。顧炎武通過參加復社的社會活動,逐漸認識到要改變腐敗政治,挽救民族危機,沒有真才實學是不行的。所以他決然拋棄了角逐科場的道路,而積極投身于對現實問題的思考與學習之中。

    1644年,李自成率領農民起義軍攻占北京。同年,關外的清兵在明朝叛將吳三桂勾引下人關,建立起一個以滿州貴族為主體的封建王朝。接著,清兵節節南下,所到之處,奸淫擄掠,無惡不作,還強迫人民剃發易服,改變民族習俗。清兵的暴行,激起了廣大群眾和一些漢族士大夫的憤怒,顧炎武由此毅然投筆從戎,勇敢地參加了保衛蘇州和昆山的戰斗。終因寡不敵眾而失敗。此時,他的家庭也慘遭橫禍。兩個弟弟死于清兵的屠刀下,生母何氏雖幸免一死,但已成終身殘廢。他的嗣母王氏不甘當亡國之奴,絕食十余日后去世,臨終給他留下“無為異國臣子,無負世世國恩”的遺囑。

    護清斗爭失敗后,顧炎武不得不改姓易名,棄家奔走,開始了終其一生的流浪和亡命生活。期間曾兩次被害人獄,幾乎送掉性命。他始終牢記著嗣母的教誨,寧死也不做清廷官吏。康熙年間,清政府為了緩和民族對抗情緒,籠絡漢族知識分子,先后開了明史館和博學鴻儒科,都曾多方招致在學術界頗富盛名的顧炎

    武,但均被拒絕。他明確表示:“七十老翁何所求?正欠一死!

    若必相逼,則以身殉之矣!”這時他的三個外甥徐乾學、徐秉義、徐元文都官居要職,顯貴一時,多次寫信邀請顧炎武與清廷合作,或許諾在昆山為其買田置宅,請他返鄉養老,都被他婉言謝絕。1682年,顧炎武病故于山西曲沃縣,享年七十歲。

    顧炎武的哲學思想閃耀著唯物主義的光輝,他認為宇宙是由物質構成的,是物質的變化運動。他說:“盈天地之者氣(物質)也,太虛不能無氣,氣不能不聚而為萬物,萬物不能不散而為太虛。”

    在政治上,他反對君主專制的“獨治”,主張吸收更多地主階級參政的“眾治”。他說:“人君之于天下,不能獨治也。”而應“以天下之權寄天下之人”。

    顧炎武認為國家和天下是兩個性質不同的概念,不能把二者等同或混淆在一起。他指出“國”是一姓的王朝,“天下”則是包括“匹夫”在內的全民族的天下,因而“亡國”只不過是改朝換代,而“亡天下”卻關系到民族與文化的淪喪,所以他說:“保國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謀之”,其它人不必為之。但“保天下者,匹夫之賤,與有責焉。”他的這一思想后來被人們概括為“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顧炎武不僅在思想上取得了很高的成就,而且在經學、史學、天文、地理、金石等方面亦有很多獨創,特別是開創了“經世致用”的學風和重視調查實證的治學精神與方法。

    宋明以來,不少知識分子為了獲取功名利祿,整日以背誦八股和孔孟程朱的“語錄”為務。顧炎武對此進行了堅決的批判,他說:“君子之為學,以明道也,以救世也。”寫文章,做學問,都不能脫離社會現實,不能無補于國計民生。

    他身體力行,力倡實學之風。所寫的文章,無一不與現實聯系。如《日知錄》就是一部有關經史、官吏、財賦、典章制度、地理、藝文等方面的讀書筆記。《天下郡國利病書》則專論中國地理經濟,包括農田灌溉、工礦資源、戶口、田賦、搖役等,指出地方的利與病。

    顧炎武治學,不同于書本,他十分重視實地考察和調查研究,把書本一記載與實際見聞緊密結合起來。他不辭辛苦,風塵仆仆,奔走于山東、山西、陜西、河北、河南等地,行程數萬里,認真考察了這些地方的名勝、古跡、山川、關隘和風土人情。他在游歷時,總是隨身帶著所著的文稿,每到一地都仔細調查訪間,凡發現實際情況與自己著述不符之處,立即改正,力求做到準確無誤。正因為其為學一絲不茍。“有一疑義,反復參考,必歸于至當;有一獨見,援古證今,必暢其說而后正”。所以他的著作證據充分,很少有錯誤之處,受到世人重視。www.zgmbgx.com

    顧炎武一生喜好讀書,凡有用之書必用心去讀,如二十一史和全國州縣志書,當代名人文集、奏章文冊等,均認真研讀過。無論環境如何,他總要想方設法尋找機會去閱讀。所以書籍一直隨身攜帶,即使在顛沛流離中也未嘗一日廢學。他的學生潘來就曾這樣說道:“先生的精力非常充沛,超過常人,一生無其它愛

    好,從少年到老年,沒有一天不讀書的。”顧炎武認為,知識的海洋是浩瀚無邊,永遠也學不完的,只要不死,就應不停頓地學下去,所謂“有一日未死之身,則有一日未聞之道,”“君子之學,死而后已。”

    顧炎武治學非常勤奮刻苦,對其著述務求精益求精。《日知錄》,32卷,是他的代表作,是顧炎武積二十余年的心血,日積月累,經反復修改而成的。《天下郡國利用職權病書》,120卷,他從二十七歲就開始寫起,花了二十多年時間才完成。《音學五書》,38卷,也歷時三十多年,先后五易其稿。親自抄寫了三遍,最后才刊刻。

    顧炎武還極力倡導實事求是、謙虛謹慎和勇于創新的為學態度.他認為做學問應該腳踏實地,切忌浮光掠影,華而不實。他十分重視前人的研究成果,認為它們是后人進一步發展的基礎,但反對一味盲目地攀仿古人,而不進行創新。

    他對因循守舊和竊別人成果的作風深惡痛絕,指出:“凡作書者,莫病乎其以前人之書改竄為自作也。”他的寫作原則是:“必古人所未及就,后世所不可無者,而后為之。”他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正如梁啟超所說:“故凡炎武所著書,可決無一語蹈襲古人。”顧炎武雖滿腹經綸,飲譽天下,但從不驕傲,不自滿。每有新作問世,他總要征求朋友們的意見,以使著作更臻完善。他認為一個人若埋頭獨學,就會成為井底之蛙,很難有所成就。

    顧炎武還認為,作為一個合格的學者,應該既具有豐富而廣博的知識,又要有高深的道德情操,所謂“博學于文,行已有恥”,應該把文才與文德結合起來,這亦是很有見地的。顧炎武一生勤奮好學,在眾多的學術領域,取得了宏富的成就,留下了四十余種、共四百多卷的著作,成為我國古代具有突出貢獻的大學者。

    成年轻人免费视频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