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名人故事 ?得專寵和擅權政的故事

得專寵和擅權政的故事

時間:2019-02-19 名人故事

得專寵和擅權政

隨著盛世的到來,乾隆皇帝好大喜功、貪圖享樂的思想開始滋長,逐漸喪失了初期勤勉政事、務實謹慎的作風。中期以后,他又重用善于阿諛逢迎、精于政治投機的和珅,使得朝政日漸松弛。

和珅開始政務活動后,把取媚邀寵、察言觀色的本事施展得淋漓盡致,深得乾隆寵愛,以至一路官運亨通,最終集軍事、政治、財政、文化、外交大權于一身,成為清代官場上一個傳奇。

由于和珅專權二十余年,嘉慶親政后,大清朝政已亂,吏治敗壞,國家由盛轉衰。為此,他開始實施整肅朝政的計劃,所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處置大奸臣和珅。

平步青云

乾隆即位后,一改其父雍正的苛政,以較為寬松的策略治理國家,收到了良好的效果。執政之初,他兢兢業業,勵精圖治,以務實的精神,重視農桑,發展手工業,社會經濟水平顯著提高。同時,他以嚴厲的手段,懲治貪官,整肅吏治,營造了一個良好的政治氛圍。經過乾隆十幾年的經營,清王朝由此進入全盛時期。

然而,隨著盛世的到來,乾隆皇帝驕橫傲慢、貪圖享樂的思想也開始滋長起來,逐漸喪失了初期的勤勉精神和謹慎作風,陶醉于太平盛世的美夢之中,盲目自滿,極端自負,不僅看不到社會存在的弊端,而且還不允許大臣們指出揭發,致使這些問題漸漸成堆,矛盾隱患也不斷加深。更為嚴重的是,他極度寵愛善于阿諛逢迎、精于政治投機的和珅,使得乾隆后期的朝綱大權都把持在和珅一人手中。

要說這和珅,也是大清官場上的一個傳奇。他生于乾隆十五年(1750),為滿洲正紅旗人。他的高祖尼雅哈納憑借軍功,曾獲得三等輕車都尉的世職,后來他的父親常保承襲了這一職務,并一度擔任過副都統,要說家庭背景,也只能算是個中等官僚。

和珅童年時期接受了私塾啟蒙教育,少年時期被選入咸安宮官學讀書。這是一所為八旗及內務府優秀子弟接受教育而設的官方學校。在他二十歲的時候,承襲了先祖的三等輕車都尉世職;二十三歲時,授予三等侍衛,又被挑補進入黏竿處,專門負責皇帝出巡等儀仗事宜,不久又被調任到鑾儀衛充當侍衛。正是這一調動,給和珅創造了一個機會。

侍衛一職,地位看起來雖不高,但也絕非一般常人所能擔任。侍衛長期工作在皇帝身邊,擁有傳旨、奏事、出使等權力,在政治上必須可靠,所以侍衛的人選也多在八旗大員子弟中挑選。另外,充當侍衛還要英勇、果敢,外表也要五官端正、儀表堂堂。和珅憑借其口齒伶俐、辦事機敏、善于應變的能力和在官學讀書多年所具備的一些文才,才得到了這一職位。

但是在皇帝身邊的侍衛這么多,和珅又是如何得到賞識的呢?據說,有一次乾隆皇帝出巡,倉促間找不到專用的黃龍傘蓋,乾隆很生氣,就用《論語》上的一句話問道:“是誰之過矣?”在場的人都面面相覷,不知如何回答是好。和珅靈機一動,將書上對這句話的注解“豈非典守者之過邪”作了回答。乾隆聽后,臉露笑容,見答話者長得眉清目秀,儀表俊雅,說話也口齒清楚,聲音響亮,遂大加贊賞。乾隆是個知識較為淵博的人,好賣弄文雅,也很喜歡讀書人,特別是對讀過四書五經的滿族子弟,更加另眼相待。因此,和珅的一番言語舉止,讓乾隆甚是高興,遂召到身邊,攀談起來。正是這樣一個偶然的機會,使和珅被乾隆看重,逐步得到重用。

和珅確實才華出眾,他精通滿、漢、蒙古、藏四種文字,而且在辦事、治政上,也精明干練,頗有能力。最主要的是,他還善于揣摩乾隆的習性和脾氣,甚至對皇帝想說什么、做什么,都能琢磨得八九不離十,如此得心應手之人,乾隆自然寵愛重用了。

所以,步入政壇后,和珅的提升速度是驚人的,可謂平步青云。僅在乾隆四十一年(1776),他就一年之內連續幾次升官。正月,由三等侍衛任命為戶部侍郎;三月,擢升為軍機大臣;四月,兼任內務府大臣;八月,任鑲黃旗副都統;十一月,充任國史館副總裁,戴一品朝冠;十二月,總管內務府三旗官兵事務。對和珅來說,這一年真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仕途一帆風順,從此,他開始了獨擅朝政二十年的政治生涯。

漸攬大權

和珅憑借一句取悅了皇帝的話,便改變了自己的命運,讓他覺得這里面大有文章可做。因此,當他開始政務活動后,就把相當部分的精力用在了處理好與乾隆的關系上。

乾隆晚期好大喜功、自滿自負的思想日益嚴重。和珅投其所好,把取媚邀寵、阿諛逢迎的本事,施展得淋漓盡致。為了迎合皇帝貪財好貨、愛擺闊氣的心理,和珅一方面利用手中掌握的戶部尚書、崇文門稅務監督等權力,大肆盤剝商民,將勒索所得財物解送內庫以供乾隆恣意揮霍;另一方面又以盛大的場面,親自主持籌辦乾隆的生日慶典等,博得了皇帝的歡心。對于皇帝的日常生活,和珅更是體貼入微,一副無微不至、倍加關心的樣子。每當皇帝稍有咳唾之時,他都像近身侍衛那樣,立刻“以溺器進之”,而且平日里同皇帝說話,也不稱臣,一口一個奴才,使得乾隆唯我獨尊的自尊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因此,對和珅也越來越器重,一口一個愛卿地叫著。

和珅雖然是一個善于察言觀色、見風使舵的人,但是,只憑這些嘴上功夫,還遠不足以使其在政界站穩腳跟。作為皇上面前大紅大紫的寵臣,和珅還是頗有能力的,在辦事、治政等方面,都很精明干練,乾隆交代辦理的事情,他都能高標準地完成。乾隆四十五年(1780),有人告發云貴總督李侍堯貪婪驕縱,乾隆下令派和珅與刑部侍郎喀寧阿赴云南處理此案。和珅到云南后,派人先把李侍堯的管家拘捕起來,進行嚴刑拷問,很快便獲得了李侍堯貪污營私的第一(www.zgmbgx.com)手材料。在大量的事實面前,李侍堯不得不俯首認罪。和珅此案辦理得迅速、利落,表現出了非同一般的辦事能力,更加深了乾隆對他的好感。因此,當和珅還在返京的路上,乾隆皇帝就迫不及待地擢升他為戶部尚書兼議政大臣。回到北京后,和珅又向乾隆陳述了在辦理李侍堯案過程中了解到的關于云南鹽務、錢法、邊防等各方面存在的問題,并提出了如何進行整治的意見。這些匯報的情況及提出的意見,乾隆聽后很是滿意,對其大加肯定和贊許,緊接著又授予他御前大臣兼都統之職。

在乾隆的寵愛、重用和扶植下,和珅的官運一路亨通。乾隆四十二年(1777)六月,和珅升任吏部左侍郎兼署右侍郎,十月兼步兵統領。第二年初,他兼任崇文門稅務總監;六月,授正白旗都統,領侍衛內大臣。乾隆四十五年(1780),任戶部尚書、御前大臣兼都統,正白旗領侍衛內大臣、議政王大臣;十月,又任四庫館正總裁,兼任理藩院尚書。第二年,和珅又任欽差大臣至蘭州鎮壓起義,回京后兼署兵部尚書。乾隆五十一年(1786),晉升為文華殿大學士,仍兼吏部與戶部主事。兩年后,又晉封為三等忠襄伯,賞紫韁。短短幾年時間,和珅就從一個三等輕車都尉升為三等伯,從一個侍衛升為大學士,先后在吏部、戶部、兵部、理藩院、內務府任職,同時還充任《四庫全書》等多部書的總裁、正總裁,其管事范圍日漸廣泛,權力也愈來愈大。

為了表示對和珅的寵信,乾隆還把他最小也是他最為心愛的女兒和孝公主許配給了和珅的兒子豐紳殷德。這樣,政治上已握有相當權力的和珅,在與皇帝的私人關系上,也取得了重大突破,兩家以聯姻的形式更加親近起來。從此,和珅就擁有了朝廷重臣和皇親國戚的雙重身份,為其進一步專橫跋扈創造了更為有利的條件。而進入晚年的乾隆,對國家政務日益倦怠,對安逸生活無節制地享受,還時常陶醉在自己的過往功績中,做著太平盛世的美夢,這些都為和珅獨擅朝政創造了機會。

進入乾隆五十年(1785)以后,和珅的權勢進一步膨脹起來,他的一個女兒和一個侄女,分別被選為貝勒永鋆及質郡王綿慶的妻室,其與皇家的關系更加密切。除此之外,和珅還在政治上排除異己。首席軍機大臣于敏中曾得到乾隆的倚重,后來因收受賄賂遭到訓斥,和珅借機鼓動乾隆皇帝沒收于敏中二百余萬家產,削奪于敏中之妾張氏的夫人誥命,使于敏中及其親信黨羽信譽掃地,權勢大減。不久,接任于敏中為首席軍機大臣的阿桂,也受到了和珅的排擠和打壓。阿桂是乾隆的得力助手,是一員福將。所以,乾隆皇帝得知二人矛盾頗深后,為了保護阿桂,采取了讓阿桂避開的方式,常常命他赴各地治河、辦案、督師等,以避免雙方矛盾的激化。但是,這恰恰給了和珅一個絕好的機會,沒多久他就把軍機處的大權獨攬了過來。

結黨專權

在打擊政敵,成為首輔大學士、領班軍機大臣后,和珅更加專橫跋扈,儼然成了大清王朝的“二皇帝”。他開始大力培植黨羽,結黨營私,在中央和地方各個重要崗位上安插自己的親信。隨著官位的迅速提高,其關系網也迅速膨脹,黨羽可以說遍及全國各地。

和珅的弟弟和琳,本是筆帖式,但自從哥哥成為皇上身邊的紅人后,其官位竟直線上升,從湖廣道御史至吏部給事中、內閣學士、工部尚書、都察院左都御史、四川總督,爵位也封到了一等宣勇公。和珅的親信、孝賢皇后的侄子福長安,也從藍翎侍衛累遷至戶部尚書。大學士永貴的兒子伊江阿對其忠心耿耿,最后提拔他做了山東巡撫。其另一個骨干蘇陵阿,因與和琳是兒女親家,也得到了和珅的特別關照,由內閣中書很快提拔為兵部侍郎、工部侍郎、戶部尚書、兩江總督、東閣大學士兼刑部尚書。其他的同黨如伊江阿、國泰、景安、明保等人,也都先后身居高官,成為和珅關系網中的骨干,最終形成了“內而公卿,外而藩閫,多出其門”的局面。

有了皇帝的寵用為后盾,加之又有遍布全國的黨羽關系網為依托,和珅便開始躁動不安了,逐步插手各個領域事務,而且這一切都進行得順風順水。經過十幾年的經營,和珅把軍事、政治、財政、文化、外交大權集于一身。特別是乾隆年老體衰、疲于政事后,他擅權專政,頗有挾天子以令群臣之勢,就連諸皇子對他也望而生畏,成了一個僅次于皇帝的權傾朝野的顯赫人物。

和珅在攫取政治權力的同時,也不忘貪污聚斂,大肆掠取財物。剛剛踏上政治舞臺,其內心貪婪的欲望就驅使著他不擇手段地去征求財貨。和珅掌管戶部大權,又任崇文門稅務監督,同時還掌握著內務府三庫等財政部門,幾乎把全國的財政大權都集中在了自己的手上。因此,他利用掌管財政大權之便,大量掠取財富,舉凡朝廷蠲賑、河工奏銷、鹽政稅務甚至各地進貢和軍費開支,都成了他榨取豪奪的對象。同時,乾隆在生日慶壽、外地巡游、皇室成員的婚喪嫁娶等方面,往往揮霍無度,所需經費也都讓和珅籌備,他就利用這種機會,無休止地向下勒索,而這些以皇帝及朝廷的名義索要的錢財中,和珅又將里面的相當一部分據為己有。

由于和珅大權在握,各級官吏深知其權勢之大和為人之貪婪,為了尋求庇護或者升遷,都紛紛結交歸附,投其門下,或獻錢財,或獻寶物,以投其所好,這些行為更加助長了和珅貪得無厭的心理。

乾隆六十年(1795),已八十五歲高齡的乾隆把皇位禪讓給了兒子颙琰,改元嘉慶。乾隆當了太上皇之后,和珅仍受到重用,而且他政治上弄權、經濟上貪黷更是發展到了肆無忌憚的地步。利用乾隆年老昏聵之際,和珅大肆攬取權勢。嘉慶二年(1797),首席軍機大臣阿桂病死,和珅升任此職。之后,他對軍機處進行了改組,使之完全處于他的控制之下,不僅以各種理由任意撤去軍機處人員,而且還通令各省,凡有奏折,先報軍機處,然后再呈送給皇帝,以便迅速及時掌握全國各地的實際情況,作出相應的對策和措施。此外,和珅還未經請示皇帝,也不與其他大臣商量,就擅自修改朝廷成規,其專擅的嚴重程度可見一斑。嘉慶三年(1798),和珅被封為“一等忠襄公”。到此時,他上可以左右太上皇,挾制嘉慶皇帝,下掌握著一批效忠于他的政府各級要員,部院群僚、督撫提鎮,很少有人不巴結討好他。整個大清帝國文武百官無人敢與之抗衡,朝野上下亦無人敢與之齟齬,就連諸皇子們也是對他畢恭畢敬,不敢造次怠慢。

禪位大典后,嘉慶雖為一國之君,但乾隆仍以“太上皇訓政”的方式,遲遲不肯放權,和珅也依舊深受寵信。和珅利用乾隆對他的信任和賞識,弄權納賄,結黨營私,形成了以他為中心的一股強大的政治勢力。特別是乾隆退位后,對政事已不甚了解,和珅遂成了他的傳聲筒,四處傳達帝命。很多時候,沒人知道和珅所說的究竟是他的私意,還是皇帝的本意。嘉慶心中雖多有不滿,但表面上也是言聽計從,不露聲色,而且還常常表現出要依靠和珅處理政務的樣子。因為嘉慶深深知道,自己剛剛繼位,皇位尚未鞏固,和珅秉權二十余年,手握實權,朝廷上下內外多為其黨羽,如果與他針鋒相對,無異于以卵擊石,而且一旦和珅在乾隆面前讒言詆毀,自己勢必會失去太上皇的信任,現有的皇位恐怕也難以保住,所以他只能采取忍讓三分的方式,任和珅放縱行事。

處置和珅

嘉慶四年(1799)正月初三,太上皇乾隆病故,嘉慶開始親政,他立刻開始實施整肅朝政的計劃,所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處置和珅。

嘉慶對和珅的忍耐已有時日,對和珅的擅權和貪婪,在做儲君的數十年間也早耳聞目睹。只是當時有乾隆庇護著,所以也不敢與和珅明著對抗,只能不動聲色地與之周旋。有的時候為了自保,他還要故意討好和珅,給他造成一種錯覺,以麻痹他。

乾隆去世后的第二天,嘉慶終于不再容忍,他當即下令褫奪和珅軍機大臣、九門提督等官職,命其與福長安晝夜守在直殯殿,不得擅自出入,以限制其活動自由。正月初五日,給事中王念孫、御史廣興和大學士劉墉等人紛紛上奏,列舉和珅種種罪狀,并對其進行彈劾。初八日,嘉慶根據御史的參劾,下令逮捕、收禁和珅及其黨羽福長安等人,同時派人查抄和珅府第。十一日,下令各省督撫對和珅的罪狀進行議論,如有其他補充罪行也據實上報。十五日,根據大臣的揭發檢舉,嘉慶宣布了和珅以擁戴為功泄露乾隆皇帝冊封儲君機密、任意拖延剿辦白蓮教各路軍營的奏報、隨意裁撤軍機處記名人員、一人把持戶部事務、所住房屋多有僭侈僭制、私藏大量金銀衣物、不顧廉恥娶出宮女子為次妻等二十條大罪。對于這些罪行,和珅供認不諱。

和珅下獄之后,對其如何處置,嘉慶頗傷腦筋,朝野上下也議論不一。為此,嘉慶首先征求了朝臣的意見。直隸總督胡季堂提出,和珅喪盡天良,蠹國病民,應凌遲處死。大學士九卿等也擬定了和珅罪名,請照大逆律凌遲處死,福長安照朋黨律即行正法。此時,和珅的兒媳和孝公主等人又前來向嘉慶求情。考慮再三后,嘉慶決定參照前朝先例,宣布和珅賜死,令其自盡。福長安也從寬處置,改為斬監候,秋后處決。和珅的其他主要黨羽,或削爵或降職,都作了相應的處理。同時又派慶桂、盛住、永瑆等人查抄和珅的家產。

和珅一生究竟貪吞了多少財產,一直是個謎。據說,其被抄家產一共有赤金五百八十萬兩,生沙金二百萬兩,元寶銀九百四十萬兩,當鋪七十五座,銀號四十二座,土地八千余頃。此外,還有大量的古玩、瓷器、綢緞、皮張、珍珠、寶石等等,家產總值達白銀八億多兩。沒收的這些家產,一部分上繳國家銀庫,一部分賞給了王公大臣,還有相當一部分被內務府接收,成為皇帝的私人財富。因而,當時有民謠說:“和珅跌倒,嘉慶吃飽。”

和珅是乾隆晚期政治舞臺上一位非常顯赫的人物。在他二十余年的政治生涯中,他由一個普通的三等侍衛升遷為權傾一時的軍機首輔,由一個窮官學生變成了富可敵國的大貪官,扮演了中國歷史上又一個專橫跋扈、貪贓枉法、臭名昭著的奸佞角色,也成為清代官場上的一個傳奇人物。

和珅的倒臺,并沒有在清朝政壇引起大的震動,朝野上下期待的吏治整肅也沒有大的改觀。相反,不久后,嘉慶又對和珅同黨進行了重新啟用和寬大赦免。這樣,積弊日深的官場政習并沒有得到明顯改變,貪污腐敗、徇私舞弊之風也愈演愈烈,持續百余年的康乾盛世也隨之漸漸衰落。

成年轻人免费视频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