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救新郎,慎重處事順民意_關于粟裕的故事

時間:2019-08-25  欄目:名人故事  

智救新郎,慎重處事順民意_關于粟裕的故事

水西保衛戰過后,為防日軍再襲江南指揮部,江南指揮部決定經前馬鎮向東轉移到溧陽西北的余家橋。部隊在傍晚時出發,于凌晨2點多抵達余家橋。

行軍時,醫院的干部和護士平日忙于救死扶傷,缺少鍛煉的機會,一路走來跌跌撞撞,尤其是那些女護士,很容易就踩到水田里。天快黑了,粟裕有些擔心起來。他想了一個辦法:叫醫院和指揮部機關的女兵,兩人結成一對,互相拉著手帕,跟隊伍走。并派軍事干部,在行軍途中前后巡視,發現掉隊的及時幫助趕上。一個跟一個,最終沒有人掉隊。

抵余家橋后,又累又餓的官兵很希望快些住進民房熱乎乎地吃一頓,暖和和地睡一覺。他們等著后勤科給分配房子。但陳毅決定先不進民房,就在打谷場上過夜。粟裕對前來分房的各單位說:“這里是新區,沒見過我們的隊伍,深更半夜不能去打擾他們。大家可以靠著草堆擠在一起休息,很快就天亮了。”

當夜指揮部全體干部戰士露宿在余家橋的在打谷場里。干部戰士包括陳毅、粟裕二人在內,三五人一伙,緊緊靠著打谷場上十幾個像圓形碉堡一樣的稻草堆互相擠著睡了。(www.zgmbgx.com)

第二天,指揮部被余家橋民眾像迎接遠來的親戚一樣接進了家。百姓們說:“你們真是名不虛傳呀!”“你們來了不進屋,是小看我們余家橋人呀!”從這以后,成立各種抗日群眾組織,擴軍,配合作戰等工作在余家橋順利展開,真是軍民到了水乳交融的地步。

危險過去后,江南指揮部回遷水西村。

據江南指揮部政治部教育副官馬蘇政回憶,回到水西村后,陳毅曾親手寫了一副對聯貼在水西祠堂里:

“食少事繁諸葛公,輕裘緩帶羊叔子。”

這副對聯是陳毅稱贊粟裕的。諸葛公即諸葛亮,是三國時足智多謀的政治家、軍事家,是中國文化里鞠躬盡瘁的忠臣與智者的代表人物。羊叔子就是羊祜,是西晉的軍事家、戰略家,以重情義、講誠信出名的將領。陳毅把粟裕比作諸葛亮和羊祜,這是對粟裕的高度評價。

粟裕任副指揮兼參謀長,要掌握敵情,部署部隊,指揮作戰,組織后勤保障,每天忙到深夜。所以陳毅說他食少事繁。粟裕在戰斗中親臨前線指揮作戰,雖然在槍林彈雨中穿行,儀態仍從容鎮定。所以陳毅說他沒有武將的剛猛,倒有雅士的風度。

與粟裕朝夕相處的除了陳毅還有指揮部上上下下的機關干部。陳毅學識淵博,夸起人來一套一套。相比之下,江南指揮部的機關干部對粟裕的評價就顯得樸素實在。

水西村處在敵后戰場,日軍說不定哪天又會突然摸到這里來。江南指揮部機關和直屬隊,有六七百人,只有三個戰斗班,一旦打起仗來得派部隊掩護。所以粟裕認真組織訓練,要機關人員做到能走會打,具備自衛能力,不要或少要部隊掩護。粟裕對訓練干部絲毫不肯放松,可以說事必躬親。他親自制定了訓練計劃,提出了明確具體的要求,定期聽取匯報。他還經常檢查督促并在訓練中親自作示范。

秘書處速記員陳模說粟裕待人和藹可親,但在軍事訓練上卻要求嚴格。每天起床號后粟裕親自率領機關人員跑步,然后進行隊列訓練、射擊訓練,有時練習刺殺。嚴格訓練的結果是連速記班的女兵打靶都非常不錯,陳模3槍打了29環。

學生兵馬蘇政對訓練更是記憶猶新。訓練時誰的動作不準確或者慢了一點,甚至誰的紐扣沒扣上,都逃不過粟裕的眼睛。粟裕總是不聲不響地走過去,或者指出他的錯誤,或者親自示范,直到他改正、學會為止。

粟裕從不大聲斥責人,批評也是聲調平和,不緊不慢,言簡意賅。一次射擊練習中,幾個剛入伍的學生自認為已經達到了要求,在互相檢查后,便趴在那里悄悄談起天來。突然他們覺得有人過來了,抬頭一看,粟裕已走到他們身前。粟裕一聲不吭地從口袋里掏出一枚銅元放在一個學生的槍上,說“擊發!”隨著扳機聲,銅元掉到了地上。粟裕拿過槍,一個臥姿趴下,讓那些學生給他放好銅元,幾次擊發,銅元紋絲不動。他站起來走了。

這件事前后不過幾分鐘,除了一個口令,他沒說一句話。事后,除了那幾個青年學生,連指揮部全體人員的射擊訓練都更加嚴肅認真、刻苦努力了。

有位參謀處長害怕過獨木橋,粟裕親自為參謀處長作示范,騎著自行車通過很窄的木板橋。

粟裕對醫務人員也不忽視,他把醫院院長崔義田叫到指揮部,囑咐他說:“你們醫務干部在醫院工作,平時軍事訓練較少,行軍時就跟不上部隊行動。你們雖然不能像連隊戰士那樣天天進行軍事訓練,但可以利用早晚休息時間,做做操,跑跑步,提高身體素質。”

通過這樣的訓練,除了保證江南指揮部在遇到敵人突襲的情況下誰都拿得起槍上得了戰場外,還培養出了一批優秀指揮員,有力地保證了部隊的擴大和對敵斗爭的勝利。

這年春天,江南指揮部發生了一件事。

當時江南指揮部一位科長前往兵站檢查工作時,發現兵站站長王永安是在貼有大紅喜字的新房里接待他并向他匯報工作,在王永安工作匯報中有他已結婚一條。

這名科長大吃一驚。

新四軍成軍后軍部以抗日大局為重,規定黨員干部不管年齡的大小,不管黨齡、軍齡的長短,不論什么特殊情況,部隊中一律不準談戀愛。但這有點過,所以下面有意見。后來周恩來到軍部聽取了部隊干部關于改正不許結婚規定的意見后提出:年滿28歲,有5年革命歷史的干部,科、團級以上干部,符合以上條件的,經過組織批準,即可結婚。

按這個標準,王永安不符合要求,也就是說王永安不可以結婚。當時連總指揮陳毅和副指揮粟裕都尚未結婚。所以這名科長聽說王永安結婚了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帶著疑問問王永安,得到的是王永安肯定的答復。正說著,一名長相漂亮的女子徑自入屋,沒料屋里有外人,又聽王永安說陌生人是上級派來檢查工作的領導,就慌里慌張地奪門而去。

這名科長見此情況不由地猜測:王永安是紅軍時期被俘虜的廣西兵。舊軍隊里廣西兵打起仗很厲害,但紀律很壞,搶錢搶女人,有時打仗都帶著搶來的女人,在軍紀方面臭名昭著。這個王永安長得黑粗,又是一個只有一只手的殘疾人,按道理不可能被那么漂亮的女子看中結婚的,一定是強迫。不然,很難理解那女子為什么見了王永安拔腿就逃走。

強占民女事關軍紀和民心向背,這是大事。這位科長不再聽取匯報,趕緊回指揮部向陳毅和粟裕報告情況。陳毅聞聽大怒,馬上派人去抓王永安。當時的軍法處處長是周林,他立刻派出戰士奔赴兵站將王永安綁到指揮部聽候處理。

陳毅立即召開全體科以上干部會議專就此事討論處理意見。因為是強搶民女,所以干部們都深感意外,也非常氣憤。有人提出:為了嚴肅軍紀、黨紀,挽回政治影響,取信于民,對王永安必須立即開除黨籍、軍籍,就地宣判執行槍決。

粟裕在大家發言時一直沉思不語。他對王永安比較了解,認為王永安不太可能犯這樣的錯誤。但當時對王永安的處理意見呈一邊倒的狀態,他不好直言反對;另一方面王永安的情況也未查明,王永安犯不犯錯誤也不能肯定。

陳毅在大家發言后征詢粟裕的意見,粟裕冷靜地說:“黨紀軍紀必須嚴肅;對人的處理必須慎重。開除和槍斃一個同志,更要考慮再三,不可匆忙決定。王永安是當過白軍,但那是被迫的嘛!才10歲剛出頭的孩子,被白軍抓了去,給一個連長當勤務兵,不過是一年多一點的時間;白軍‘圍剿’井岡山的時候,他的右手就負了傷,不得不截掉。按規定,傷好了,發路費,勸他回家去的,可是他不走,堅決不走。他對紅軍醫院盡心盡力為他治傷,心里非常感激,又看到紅軍官兵平等,團結友愛,心里非常羨慕,更不想走了。沒有右手,打不了槍,他就到炊事班去幫忙做飯、燒火、背鍋、擔米;還冒著槍林彈雨送水送飯,搶救傷員,表現是很突出的。我們部隊開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在極其艱難險惡的環境,他吃苦耐勞、勇敢堅定,終于贏得了大家的喜愛;經他再三請求,也經大家再三請求,部隊領導才批準收留他參加了紅軍。在三年游擊戰爭中進一步受到了考驗和鍛煉,入了黨,從戰士到炊事班長,再到直屬機關指導員、兵站站長,從來沒有聽說過他有什么‘惡習’、‘舊病’呀,是不是我們這些人太官僚了呢?這個同志也不是沒有遠離領導執行過任務,將近十年斗爭環境的生死考驗,證明是一個很不錯的同志嘛!怎么突然之間會是這個樣子呢?……我建議先對這個事情作一個深入的調查,然后根據實際情況再作處理。如果情況屬實,嚴懲不貸。”

聽了粟裕的建議,陳毅權衡再三,決定再次派那位科長前去兵站,專就“強迫成婚”一事,重作深入調查。并再三鄭重要求:務必傾聽群眾反映和當事人(新娘及其父母)申訴。

幾天后真相大白:原來王永安克勤克儉,忠于職守,深得兵站同志和駐地群眾的信賴,與軍內外各方面的關系,尤其密切和融洽。當時新四軍都住民房,王永安的房東是世世代代勤懇耕種的貧農,老兩口天天看著王永安起早貪黑忙里忙外,卻沒有時間(也沒有能力)料理好自己的生活。房東老兩口既喜歡他又同情他,想把自己的獨生女兒許配給他,以方便照料他的生活。姑娘本人見他忠厚老實,待人和氣,體魄健壯,朝氣勃勃,雖然只有一只手,卻比有兩只手的人還能干,早有敬慕之心,也就大大方方地欣然接受了這門親事。由于兵站駐地距上級領導很遠,敵人又封鎖很嚴,沒有來得及報告上級就舉行了婚禮。王永安被拘押后,新娘和她的雙親心急如焚;村里人更是憤憤不平,議論紛紛。新娘和她的親人正商量準備到指揮部來救人。

陳毅聽取匯報后,召集全體科以上干部再次開會討論。王永安不經請示批準而結婚,畢竟是錯誤的,應該給予批評教育。但此事的發生實屬特殊環境特殊情況所致;事實不僅沒有造成不良影響,反而倒極其生動地體現了新四軍和老百姓難解難分的魚水之情!因此會議決定:解除關押,免予處分。

這會還未結束,只見新娘在其父母陪伴下,由一群村民簇擁著來到指揮部“要求晉見新四軍首長!”陳毅聞聲,當即離座出迎。他滿面春風地熱情接待了風塵仆仆前來“上訪”、說情、“一定要解救新郎”的人們;當眾宣布了會議決定,并立即下令釋放新郎,還具體指示警衛員給王永安洗臉刮胡子,換上新軍服,整整齊齊、高高興興地來向岳父母施以大禮,同新娘團聚……

“不槍斃王永安了!王永安放出來了!”

消息傳開,群眾一片歡騰。當地人民群眾和新四軍干部戰士,無不認為這是順軍心、合民意的大喜訊。王永安本人更是激動萬分。當然,最欣慰的還是粟裕。

由于粟裕的關懷,王永安得以在槍口下撿回性命。當下王永安在妻子、岳父母及眾鄉鄰的簇擁下高高興興地離開水西村,回到工作崗位,組織紀律觀念更強,工作熱情更高。

后來王永安擔任了新四軍后方醫院院長,他的妻子也參加了新四軍,夫妻雙雙在抗日戰爭最艱險的危難時期并肩戰斗,感情篤深,堪稱“模范的抗日夫妻”。

成年轻人免费视频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