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名人故事 ?一刀切下“世界之最”_關于吳孟超的事跡

一刀切下“世界之最”_關于吳孟超的事跡

時間:2019-05-07 名人故事

一刀切下“世界之最”_關于吳孟超的事跡

1975年春節剛過,西安大地春寒料峭,人們身上依然裹著厚厚的大棉襖。二軍醫大附屬醫院的肝膽外科門診大門剛打開,只見一位男性病人挺著一個連大棉襖都裹不住的大肚子,在兩位家人攙扶下,拖著艱難的步履慢慢移進診療室。病人叫陸本海,是從安徽千里迢迢慕名而來的農民。聽說西安二軍醫大附屬醫院肝膽外科有位“神醫”吳孟超,便抱著一絲求生的欲望,砸鐵賣鍋來求治了。一進診療室,指定要求見“吳大夫”。病人約莫40歲,口口聲聲非要讓“神醫”吳孟超救他一命不可,一邊說一邊還眼淚汪汪地呻吟著。

說來也正巧,那天的門診恰恰就是吳孟超當班。吳孟超見狀,立即招呼病人坐下,哪曉得病人陸本海的肚子實在太大,連坐下都有困難,只見他用長滿老繭的雙手捧著那個下垂的碩大無比的肚子,臉上露出痛苦萬狀的神色。吳孟超心頭不由得一驚,眼前這位病人的病勢可非同尋常。出于對農民弟兄的同情,也出于對危難險重特殊病情的挑戰,他細細詢問了病情,還是感到大吃一驚。

病人是位莊稼漢,1966年6月,無意中摸到腹部有一個雞蛋般大小的腫塊,經安徽舒城縣一家醫院檢查懷疑是肝癌,未作任何治療。好心的醫生就吩咐家屬,病人想吃點啥好吃的就盡量滿足他吧。言下之意“沒治了”,拖不了多久了,準備后事吧。可是,一個月、兩個月、半年、一年、兩年……陸本海仍好好地活著,只是那個肚子像十月懷胎般越長越大。1970年陸本海腹部的腫塊繼續長大,家屬又找了合肥的大醫院去求治,醫生倒也有些見地,認為若是肝癌,絕對活不了這么長時間,不妨先住入醫院再做詳細檢查。檢查結果確定不是肝癌,醫生們討論作剖腹探查以明確腫瘤性質。手術時,先在病人腹部作一小切口,進腹后見巨大充滿血液的血管瘤,才大吃一驚,立即關腹。好在手術醫生曾在吳孟超醫院進修過,對吳孟超老師的行蹤還是了解的,便告知病人家屬,還是去找“吳大夫”吧!他們自己可再也不敢接診陸本海了。以后腹部的腫塊愈長愈大,幾年下來陸本海的肚子比分娩前孕婦的肚子大得多,不僅行動有困難,連呼吸、吃飯都發生了問題。這真叫“求生生不得,求死死不得”。才40不到的人,看上去就像年逾六旬的老漢。身處農村,信息閉塞,但他們還是記住合肥大醫院的那位醫生的話,無奈之際,只得趕赴西安找那位上海來的叫吳孟超的“神醫”。他們明白“凡肚子里的毛病,他都能手到病除”。這不,他們再困難也抱著希望趕來了。

吳孟超吩咐病人躺下,細細一摸,硬邦邦的,輕輕一敲,便皺起了眉頭。他初步印象是一個罕見的特大肝海綿狀血管瘤。他安慰病人,肯定不是肝癌,否則就拖不到今天了。面對陸本海家屬緊張的詢問,吳孟超明確地告知,最理想的手段是手術切除,但手術難度實在太大,手術風險也很大……

接下來的進一步檢查,發現這個腫瘤的直徑竟然達到63厘米!簡直不可思議。(www.zgmbgx.com)據1970年的文獻記載,直徑達到了5厘米的腫瘤,國外定義為“巨大”。美國斯隆·凱特林腫瘤研究中心在1935年至1965年的30年中,共收治了直徑5厘米以上的“巨大肝海綿狀血管瘤”22例,其中最大的一例為45×25×25立方厘米,但因瘤體太大,只作了剖腹檢查。真正進行手術切除的僅有10例,其中還包括2例手術中死亡的。

眼下陸本海腹內的瘤子肯定要比文獻上所記載的都大得多,夠得上“超級巨大”。這意味著進行手術切除的難度是難以想象的。說實在的,吳孟超盡管已經做過許多例高難度的肝臟復雜手術,但長在肝臟部位這么超巨大血管瘤倒還是頭一回碰到。肝海綿狀血管瘤雖屬于良性腫瘤,生長也較緩慢,但手術摘除的最大危險在于腫瘤破裂引起的腹腔大出血,瘤子切不下來不說,病人在手術臺上就會保不住性命。當然,對這種病最好的解決辦法還是切除瘤體,但要切除這樣超巨大瘤體,誰都沒有把握,哪怕是吳孟超這樣的肝膽外科專家。怎么辦?這個手術是接,還是不接?

其實,在吳孟超的從醫詞典里,從來就查不到“退縮”這個詞。“醫本仁術。只要堅持實事求是,做好極其周全的準備,把病人當做自己的親人,我想還是有成功的把握的。”吳孟超當時就是這么考慮的。

那時,周圍一些富有“理智”的醫生都勸吳孟超,對沒有多大把握治好的病人還是采取“婉拒”的辦法較妥,現在委婉地把陸本海請出門還來得及。婉拒一位病人總比治死一位病人要好聽一些,對醫院的名聲和醫生的名聲也無多大的妨礙。對陸本海這樣的病例,哪怕走遍天下,所有醫生都會這么處理的,并不是我們二軍醫大肝膽外科一家。

面對周遭的勸說,吳孟超可不是這樣想的,對于有風險的病患者,連醫生都不敢承擔,病人只有死路一條;醫生若能積極地想辦法,竭盡一切可能把陸本海這位農民兄弟從死亡的邊緣上拉回來,至少他還有生存的希望,哪怕是一線希望。吳孟超的想法同二軍醫大領導的想法倒是很合拍的,他們全力支持吳孟超。

接下來的日子,吳孟超和他的助手們查閱了大量的國內外相關資料,結合陸本海的病情,制訂出詳盡的手術方案,并預先對手術中可能出現的問題制訂了相應的急救措施。這份詳盡的手術方案日后成了肝膽外科界的經典,從理論上說,這份手術方案確實是天衣無縫的。

學校和醫院領導對這次手術極為重視,調集了15個科室共40多名醫護人員,成立了9個協作組,分頭負責指揮、參謀、手術、麻醉、內科、輸血、特護、后勤、聯絡,以全力配合吳孟超攻下這個大堡壘,確保手術成功。

那個時候“為了61個階級兄弟”的事跡幾乎家喻戶曉,受新聞報道的啟發,這次為農民陸本海做大手術,二軍醫大附屬醫院也擬了一個響亮的口號:一切為了階級兄弟!

1975年2月8日,連續多天的陰霾也奇跡般地散去,太陽露出了久違的笑容。這真是一個好兆頭,“天笑了,陸本海也會笑的。”吳孟超對今天的手術雖緊張,卻充滿信心。

上午8時25分,手術正式開始。這不是一般的手術,倒像一場精心組織而又驚心動魄的戰斗,所有“參戰”人員全力以赴。由吳孟超擔任主刀,陳漢等醫生當助手。在切開病人的腹部以前,吳孟超先把手術刀向病人的右上肢動脈伸去,從容地分離出左側橈動脈。內行從吳孟超的這一非常規動作中已感受到這次手術的風險,其目的在于萬一在手術過程中出現大出血的危急情況,一般的輸血法又無濟于事時,可以通過預先切開的左側橈動脈加壓輸血,以確保病人生命無虞。這是吳孟超手術方案中的一個重要布局,也是一著險棋,雖然不合乎常規,但實際上是有備而無大患的。周圍的人也都看懂了吳孟超為應付最壞情況所做的最充分的準備。那天,手術室內外,醫務人員都時刻準備著,當時的二軍醫大政委阮漢清也始終站在吳孟超的身后。

吳孟超按照事先擬訂的方案,接著在病人的腹部正中切開了一個不長的口子,小心翼翼地進行探查。切口長一分,探查進一寸。當肉眼不能直接觀察到里面的時候,就要全憑他的手感了,而吳孟超的這種獨特的手感是建立在千百次實踐的嫻熟基礎之上的。待他判定了瘤體可以切除后,便逐步擴大切口直至所需要的長度。一般來說,切口開得越大越便于操作,但切口開大了對病人的損傷也就越大,不利于術后的愈合。有的外科醫生圖自己方便,往往一下子先切開一條長口子,而吳孟超從來不這樣,他總是為病人著想,能少開一寸就絕不多切一分。由于陸本海的血管瘤特別巨大,需要作切掉第六肋骨的大切口。這一切,實際上都還是整個手術過程的序曲,目的是為切除瘤體開路。

時間在高度緊張中過得飛快。當腹腔完全打開后,無影燈下,一個罕見的、被血液充漲成藍紫色的巨大瘤體赫然在目。只見它上端頂入胸腔,下端侵入盆腔,隨著病人的呼吸一起一伏,活像一個怪物,一個無眼無毛無手無腳的怪胎!連見慣了肝癌的助手們也都感到毛骨悚然。吳孟超定了定神,戰戰兢兢地進入那個由無數根大大小小、粗粗細細的血管所布下的迷魂陣中。他小心地切斷一根血管,結扎一根血管,同時小心翼翼地局部分離。這些動作都必須慎之又慎,只要手術刀碰破哪怕是一根血管,大量鮮血立刻會噴涌而出,弄得不可收拾。在手術臺上,“吳氏刀法”的精、快、細都淋漓盡致地展現了出來。助手們全力配合著,一次又一次切斷與結扎,大家高度緊張,緊密配合,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整個手術室里除了傳遞器械有節奏的響聲外,連空氣也似乎凝結了。1小時、2小時、3小時,吳孟超站在手術臺前,一次又一次重復地做著那些動作:切斷、止血、一點一點地剝離……這種比修表匠更精細的活兒確是極耗腦力又耗體力的。吳孟超當時已是53歲的人了,雖說身體尚健,但畢竟不如年輕的時候,連續幾個小時緊張地做下來,身子很疲勞與乏力,只是神經高度緊張,來不及體會而已,但額頭上的汗水不由自主地滲了出來。“我一定要把你背過河去,陸兄弟,你要挺住啊!”這是吳孟超一遍又一遍從心底發出的呼喚。旁邊的護士連忙用紗布幫吳孟超吸掉額頭上的汗水。可吸了又滲,只能滲了又吸。

無影燈下亮如白晝,而外面的夜色已無聲無息地罩了上來。吳孟超手術的最后沖刺終于臨近了,他吩咐一位大個子助手,將這個巨大的瘤子從陸本海的腹底捧出來。這可是外科手術中從來沒有過的動作。

隨著瘤子的移走,手術宣告成功。但吳孟超依然站在手術臺前,仔仔細細地檢查了每一根被結扎的血管是否有滲血,然后細致地進行縫合。最后一針縫好時,時鐘指向晚上8點35分。從上午8點25分開始的手術,不間斷地整整進行了12個小時10分鐘。

手術室中那種極度的緊張、凝重的氣氛一下子變得輕松、活躍了。測量結果表明:被切除的瘤體重18千克,體積為63×48.5×40立方厘米。吳孟超用神奇的手術刀一刀切出了一個醫學史上的奇跡——迄今為止國內外所報道的最大的被切除的肝海綿狀血管瘤。在20世紀70年代更屬于“世界之最”!

日后對陸本海的術后護理工作確實也很到位,吳孟超和陳漢醫生住進了病房,整整守候在陸本海身邊一個星期。在他們的精心護理和治療下,僅僅過了11天病人就能下地活動了,一個月后體重增加了7.5千克,不到一個半月陸本海就痊愈出院了。以后他還能正常下田勞動,“是吳孟超大夫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并不善于表達的陸本海逢人老說的就這么簡單的一句,這確實是他從心底吐露的聲音啊!2011年,“老科學家采集計劃”吳孟超課題組接到任務后,也把目前還健在的陸本海列為“吳孟超周圍人物采訪”的對象,但知道他已經患有阿爾茨海默病,只能放棄原定赴安徽訪談的打算。

手術成功一個月后,全國各地的媒體都對這項一刀切出一個“世界之最”的手術作了報道,按照當時流行的語言,自然稱贊這次成功的手術是“毛主席革命衛生路線的一曲贊歌”,有的還把它與“搶救61個階級兄弟”相媲美。科學的說法應該是:特大海綿狀血管瘤和中肝葉完整切除等重大手術的順利施行,標志著我國肝臟外科的技術已日臻成熟,“吳氏刀法”已達到了爐火純青的階段。吳孟超、陳漢:《特大肝臟海綿狀血管瘤一例報告》,《中華外科雜志》1977;15(1):3739。

1975年夏,一名患巨大肝海綿狀血管瘤的患者見了媒體報道,也慕名來找吳孟超手術。經檢查發現這個腫瘤盡管沒有陸本海的大,但其位置太靠近大血管,切除會有極大危險。吳孟超攤開雙手表示暫時無法手術。這令絕處逢生的患者家屬如五雷轟頂。醫學畢竟是一門科學,需遵循實事求是的原則。在陸本海手術后,吳孟超一直在思考,對于手術風險很大的巨大腫瘤的切除,應該先用綜合治療手法讓腫瘤縮小些再行手術,這樣手術的風險會降低很多,成功率也會更高。因此,吳孟超向病人家屬作了解釋,在征得他們同意的前提下,先采用肝血管內灌注抗癌藥物,并施“肝動脈結扎或栓塞術”,以觀后效。果然兩個月不到,腫瘤已明顯縮小,為成功地手術切除創造了條件。病人術后很快康復并出院。從這時開始,對巨大腫瘤一時無法切除的,先行綜合治療,既可使瘤體縮小,還能使腫瘤細胞活性減低,并有望腫瘤包膜形成。截至2011年,吳孟超用這種策略對付巨型肝海綿狀血管瘤,成功施行了800多例手術,成功率100%。

成年轻人免费视频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