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名人故事 ?自成歷史演義體_蔡東藩的事跡

自成歷史演義體_蔡東藩的事跡

時間:2019-08-01 名人故事

自成歷史演義體_蔡東藩的事跡

蔡東藩在寫《清史通俗演義》,這一消息經何丙藻的傳播,在朋友和鄰居之間傳開了。

一日,鄰居李馬鞬串門來了。

李馬鞬走進臨江書舍,摘下瓜皮小帽,撩起袍子,甫一坐下,就說道:“聽聞蔡兄在寫清史演義?”

蔡東藩拱了拱手,道:“是。未知您有何見教?”(www.zgmbgx.com)李馬鞬喝了一口茶,款款說道:“民國告成以來,秩序擾亂,甚于前清。想那圣主康熙削三藩,統臺灣,修水利,重文教;乾隆爺天縱聰明,編修典籍,蠲免錢糧,一統中華,這康乾盛世,豈如當今之濁世?足見我國政體適用君主,不適用民主啊!”

蔡東藩沉默少頃,哂然言道:“康熙乾隆,而今安在?大清王朝,而今安在?假如清室沒有失德,則可一統億萬年了,為何武昌軍起,清室馬上就傾覆了?”

李馬鞬聽了,無言以對,隨即告辭而去。

幾天后,蔡東藩寫罷“揚州十日”,正要賦詩吊那明朝忠臣史可法時,忽聽門外有人嚷道:“蔡兄在嗎?”

還未等蔡東藩迎出書房,此人已奔將進來:“哈哈,蔡兄果真在書室!”

蔡東藩只見沈幼貢身著方形立領式服裝,甚是精神,慌忙讓座,問道:“沈兄,有什么事?”

沈幼貢言道:“知道你在寫清史,過來看看。”說罷,也不顧蔡東藩同不同意,徑直拿起蔡東藩剛剛寫成的書稿讀了起來。蔡東藩只得陪在一側。

沈幼貢讀完“揚州十日”,恨恨地說道:“這滿奴乘釁竊入中國,盜竊神器。至于荼毒生靈,貽害黎庶,雖截南山之竹,書罪無窮!蔡兄啊,你可得在書里好好鞭撻一番,為我們漢人出口氣。”

這種看法,在當時很有市場。可蔡東藩卻不以為然,大聲申辯道:“沈兄,燕書郢說,何必相信?如果說清室之罪比秦始皇、隋煬帝還大,那為何秦朝、隋朝幾年就滅亡了,可清室卻傳了二百多年?”

蔡東藩這一問,搞得沈幼貢一時語塞,只顧低頭喝茶。

沈幼貢走后,他與李馬鞬不同的說辭,引起了蔡東藩的再度思考:“清朝史事,有壞處,也有好處;有淫暴處,也有仁德處,怎能采用媟褻鄙俚之語?當今之世,應該細細考察清朝的興亡,擇善而從,不善則改,才能以史為鏡啊。”

這一番折騰,倒讓蔡東藩堅定了信心,形成了自己的演義體。

蔡東藩的歷史演義體,采用章回體,語惟以俗,可供一般的讀者閱讀。他對史料的運用與取舍,堅持“以正史為經,務求確鑿。以軼聞為緯,不尚虛誣”。對于文獻中的歧說和模糊不清之處,蔡東藩常常博覽群書,多方鉤稽,力求找出客觀真相;一時難以作出結論的,就諸說并存;對他認定的史籍的錯誤說法,就直接加以批駁。

從來演義小說,很少有自寫評述、附注的。可蔡東藩卻自寫評述、附注。一般來說,他的歷史通俗演義是先概括本回的內容,理清頭緒,再斷以己意,作出評述,以方便讀者學習、領會。如《清史通俗演義》第一回,他總評道:

是回為全書總冒,將下文隱隱呼起,并將作書總旨,首先揭示。入后敘滿洲源流,運實于虛,亦有弦外深意,確是開宗明義之筆。成為帝王,敗即寇賊,何神之有?我國史乘,于歷代開國之初,必溯其如何禎祥?如何奇異?真是謬論。是回敘天女產子、朱果呈祥等事,皆隱隱指為荒誕,足以辟除世人一般迷信,不得以稗官小說目之。

此外,蔡東藩還在正文夾縫處作出附注,以點明主旨。可以說,蔡東藩是把羅貫中、金圣嘆、毛宗崗的工作一身兼而任之。

蔡東藩筆不停輟,寫作速度很快,一來二去就寫到了“鴉片戰爭”。在鴉片戰爭中,中華民族曾涌現了許多可歌可泣的民族英雄,他們英勇無畏,為保衛國家,許多人不惜獻出寶貴的生命。這其中包括蔡東藩的同鄉葛云飛。

為了寫好這位英雄,蔡東藩徒步十多里路,來到天樂鄉山頭埠葛云飛故居。正好葛陛綸在家。蔡東藩喜出望外,寒暄過后,就說明了來意。葛陛綸笑道:“葛壯節公乃我族祖,今借蔡兄生花之筆揚我族祖之名,豈能不效力?”

于是,葛陛綸請來了幾位年長的族人。這些族人聽說蔡東藩是為寫葛云飛專程前來的,你一言我一語地講起葛云飛的軼事:

第二次定海戰役爆發前,葛云飛正在老家為父守孝。后因戰事緊急,朝廷奪情起用葛云飛。行前,葛云飛在其父留給他的兩佩刀上分別刻上“昭勇”、“成忠”四個字,就馬不停蹄地馳往定海。

在定海竹山門下,葛云飛率軍與英軍展開浴血格殺。戰斗中,葛云飛被英軍削去半張臉,仍揮刀殺敵,后被炮彈擊中。死時,倚崖屹立,須發怒張,一目如炬,雙手高擎佩刀。

……

聽著鄉親們的講述,蔡東藩一邊感慨著,一邊快速記錄著。一番說道下來,已日近中午。葛陛綸留下蔡東藩用餐。席間,蔡東藩見葛陛綸的幾個女兒知書達理,便笑著說:“君有明珠,我有犬兒,結個親家如何?”

“蔡兄親自作伐,豈有不從之理?”葛陛綸也笑著說。

第二天,蔡東藩又專程到所前黃灣寺瞻仰葛云飛墓。墓坐北朝南,墓碑刻有“道光二十一年八月,誥授振威將軍追贈太子少保葛壯節公之墓”,聯刻“泉臺光寵澤,抔土奠忠靈”,碑額為咸豐帝親筆所書的“忠藎可風”四個大字。

蔡東藩站在墓前,向南望去,只見前面的山宛如一面戰鼓,山風吹來,猶如鏗鏘的戰鼓聲。他情不自禁地吟誦起葛云飛的《書懷詩》:“馬不嘶風劍不鳴,等閑已老健兒身。邇來不敢窺明鏡,恐照頭顱白發新!”

回到臨浦,他又查到了張維屏的《三將軍歌》,歌中記述了葛云飛犧牲時可歌可泣的場面。于是,在演義中,蔡東藩借用“義勇”徐保之口,描述了葛云飛殉職時的畫面:

裕謙問葛鎮臺(指葛云飛)陣歿情狀,徐保答道:“……鎮臺手掇四千斤大炮,轟擊英兵,英兵冒死不退。鎮臺持刀步斗,陣斬英酋安突得,無如英兵來得越多,我鎮臺拼命督戰,刀都斫缺三機柄,英兵少卻。鎮臺擬搶救竹山門,方仰登時,突來兩三員敵將,夾攻鎮臺,鎮臺被他劈去半面,鮮血淋漓,尚且前進,不防后面又飛來一彈,洞穿胸前,遂致殞命。小兵到夜間尋尸,見我鎮臺直立崖臺下,兩手還握刀不放,左邊一目,睒睒如生,小兵欲負尸歸來,那尸身兀立不動,不能挪移。隨由小兵拜祝一番,請歸見太夫人,然后尸身方容背負。……”

烈煙一腔血淚,化做沖天長虹。春秋去也,去也春秋,巍然英魂。蔡東藩感慨后,便借用裕謙之口贊道:“好葛公!好葛公!”

成年轻人免费视频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