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名人故事 ?引起外交糾紛_蔡東藩的事跡

引起外交糾紛_蔡東藩的事跡

時間:2019-08-01 名人故事

引起外交糾紛_蔡東藩的事跡

“叭!”蔡東藩突然拍案而起,連呼:“痛快,真是痛快!”

辦公室里的編輯紛紛停下了筆,把驚疑目光投向了蔡東藩。

蔡東藩見眾人都看著他,才知道自己失態了,連忙說:“對不起,攪了大家。”

“蔡先生,何事如此痛快?”邵編輯問道。(www.zgmbgx.com)“哦,伯棠兄的一段話,令人感奮無比啊。”

“既有這樣的佳句,蔡先生不妨讀來,讓我等也受益受益。”

“彼區區之島國,猶時存一席卷神州之野心者。異日,吾國自強,將糞除彼土,以為吾族之公園而已。”蔡東藩話音剛落,辦公室里馬上就熱鬧了起來。

“張揚國魂,好句啊!”

“外侮曾使我們盡失尊嚴,成為抹不去的傷痛。是該齊心抵御外侮了。”

“可如今也是外侮日熾,只是內爭不息,又怎能共御外侮呢?哎。”

葛編輯此言一出,大家都低下了頭,忙起了筆頭上的活。

此時,蔡東藩也默默地坐下了。他看著這篇《民氣說》,想起了自己的一篇題為《述日本并吞朝鮮事》的文章,清楚地記得邵伯棠寫有“豈僅僅哀朝鮮乎”、“中國人其聽之”的評述,不由地拿起筆來,為《民氣說》添上了:

大革命之風潮驟起,而四海之內云集而景從,彼數百年來專制之淫威,卒為數十百健兒所顛仆,用能合五大民族而造成一立憲國,中華萬歲之聲洋溢于耳。以如此發達之民氣,誠能鍥而不舍,吾知一轉瞬必能雪國恥,挽危局以為東亞之主人翁也,我五族健兒其有意乎?巍巍昆侖,浩浩太平洋,我五族健兒各露頭角,各展驥足之好場所耶。

蔡東藩對《高等小學論說文范》的修改采用了三種方法:第一是題目內容全改,如《答友人言實業書》、《說黨爭》等篇;第二是題目不改,文章全改,或大半篇以上修改的,如《國恥論》、《與友人論自立書》等篇,第三是局部修改,如《論鐵血主義》、《中國不亡論》等篇。

1912年冬天,經蔡東藩字斟句酌修正的《高等小學論說文范》公開發行了,全書共四卷,258頁,32開,石印,環筒頁裝。發行后,深受各地學校歡迎,從1912年至1914年,不到三年時間,重印了15次。1928年,此書又改名為《言文對照評注高等小學論說文范》。

蔡東藩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本教科書后來竟激起了一場外交糾紛。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1914年9月26日,日本駐華公使日置益出于軍國主義的需要,也是為后來將要同民國政府簽訂的臭名昭著的《對華交涉案》鋪平道路,惡人先告狀,突然向中華民國教育總長湯化龍提交了一份照會,稱《高等小學論說文范》一書“載有種種詭激文字,挑撥惡感,鼓吹排日思想”,要求中國政府“高明洞察”,采取“相當之措施以善其后”。

其實早在此照會之前,日本東京的《日日新聞》就發表了一篇標題為《抗議支那政府——滅絕充滿排日文字的支那教科書》的文章,云:

支那全國小學所用教科書《高等小學論說文范》內充斥排日之激烈文字,辱日之痛切言辭,欲使支那小國民與其父兄同樣,培養以日本為敵國之精神。……支那令小學生用此等教科書,辱日甚矣,有違國際禮儀;其二,令支那小國民習用此等教科書,養育如此之思想精神,則可形成日中交戰之原因與動機,釀遠東戰事、違和平人道。然吾國政府迄今未提任何抗議,此書民國元年出版,俟三年后之今日已然再版十四次,吾國竟不聞不曉,是何體統。此事當追究吾駐支那公使館及各地領事館玩乎職守罪責。而今即已明了,乃應由吾外交官直接抗議支那政府,鏟除此等教科書,方可端正中國排日方針以示親日之誠意也。

進士出身的湯化龍面對日方照會,一番冥思苦索后,以他特有的學識和機智,作了回復:

昨奉化函,謹悉……該書不過前清末年一私人之感想,發為文字而已,不足以代表全國輿論也。又查該書著者邵伯棠,現已物故,民國法律,許人民以出版自由之權……顧其偏激夸誕之處,恰似貴國學者所著《東亞之霸權》一書,抑或為此等書籍言論之反響,亦未可知。貴公使注意邦交,欲調和兩國人民感情,欽佩無量。除面飭本部視學員至各省調查學務時,如見有學校采用者隨時禁止外,還懇請貴公使轉請貴國政府,將《支那分割之命運》等諸種言論,善為取締。此我兩國邦交上至要之務,乞互相注意為禱。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此函也算回得有理有力、不卑不亢了。然而,湯化龍知道在日本的槍炮和“保證袁大總統地位”的許諾下,袁世凱政府必然屈從妥協。果不其然,不久袁世凱就頒布了一道查禁令:

現有私人著述小學教科書,內含排斥友邦思想等各語,查民國成立以來,向以親仁善鄰為政策,小學教科書,系國民教育根本,正宜納入正軌,養成任重致遠之才,豈容以排斥友邦之學說鼓吹青年,致啟學校虛驕之風,而失政府敦睦邦交之旨,著教育部詳細審查,遇有前項文義,駁令修正,并行各省巡按使,通飭所屬,嚴行查禁,毋得稍涉疏忽,是為至要。此令。中華民國三年十月二日。

這樣,中日之間圍繞著教科書的這一樁糾紛,總算偃旗息鼓了。從中,我們也可以窺見書中內涵的浩然正氣。那么,湯化龍的回復中,為什么只提著者為邵伯棠呢?原因是蔡東藩的修正本發行時,蔡東藩要求書局只寫邵伯棠著述,而把他的《重校高等小學論說文范書后》這一跋放在最后。

后來,會文堂書局迫于當局的壓力,要求蔡東藩去其夸激之詞,再行訂正。無奈,蔡東藩只得遵囑,刪去了一些涉及日本的文字,才于1915年4月以《訂正高等小學論說文范》為名重新出版發行。如卷三有一篇《論東三省》的文章,邵伯棠曾寫道:

日人自吞滅朝鮮后,急急欲伸其手于東三省,視之猶囊中物也。今則倡言于眾,或主兵力,或主商隊,必欲得之而后已。

蔡東藩在第一次修正時,在邵文后添上了:

甚且野心勃勃,更欲侵及東蒙。嗚乎,日人何甘為戎首,好自戕其同種也,夫世界有何公理?

而在第二次修正時,這兩段文字都不見了。不過,“異日,吾國自強,將糞除彼土,以為吾族之公園而已”這段文字在蔡東藩的堅持下,依然保留了下來。

成年轻人免费视频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