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名人故事 ?外敵面前不畏懼_左宗棠生平事跡

外敵面前不畏懼_左宗棠生平事跡

時間:2019-06-11 名人故事

外敵面前不畏懼_左宗棠生平事跡

第十二章  動心忍性為修身

自古以來,凡是功成名就的人,都非常注重修身養性,左宗棠也不例外。他在年少時便立下了豪言壯志:身無半畝,心憂天下。這也正是他一生處世的規則……

年少有為志氣高

道光三年(1823年),左宗棠的大哥左宗棫只活到25歲就不幸去世了。大哥的死直接打擊了母親,送走了大哥后也便病倒了,父親為母親治病花光了積蓄,又四處借貸,醫治幾年無效,于道光七年終于撒手人寰。把母親余氏送進祖塋后,左家已家徒四壁。喪子喪妻、生活熬煎讓左觀瀾又活了兩年,便隨妻兒歸西了。當時,經世治學的思潮在全國范圍內逐步興起,思想敏銳的左宗棠就像黑夜里行走的路人,突然看到遠處的光亮,心里一下子豁然開朗起來。他想到了魏源應江蘇布政使賀長齡之邀編輯的《皇朝經世文編》,便如饑似渴地讀了起來。

一天晚上,左宗棠正在油燈下苦讀,好友羅澤南來找他,見他讀的是“閑書”,很是生氣。羅澤南說: “季高,不是我說你,你這樣做對得起死去的伯父、伯母嗎?”左宗棠并不生氣,放下書,微笑著說:“我覺得,讀書如果只是為了升官發財,確實沒有意義。”(www.zgmbgx.com)“幾千年來,讀書人不正是為了這個嗎?”羅澤南看著左宗棠,怎么也不理解,原來胸懷大志的他怎么變得如此不可理喻。

“這倒不假,可我不想這樣。”左宗棠站了起來,透過窗欞看著點點星光,“我也想金榜題名,但我不會僅僅為了考科舉而讀書。”

說著,左宗棠拿起書,興奮地說:“你不知道,這里面講的道理多有意思。現在,我就像魚兒游進大海,方知道原來我們的目標多么膚淺。如果你也和我一起讀這樣的書……”

“不管怎樣,我都不想讀這樣的書。況且,如果我父母知道我讀這些無用的書,會打死我的。”羅澤南打斷左宗棠的話,拂袖而去。他覺得,再和這樣胸無大志的人談論讀書,實在是浪費時間。

左宗棠沒有繼續勸說羅澤南,他知道,幾千年讀書人的目標不是一下子就能改變的,欲速則不達,他要慢慢引導朋友們都讀這些圣賢書以外的經世之籍。

1831年,左宗棠進入長沙城南書院。賀熙齡是該書院的山長,他是經世致用之學的崇奉者,當他了解到左宗棠的抱負時,很是高興,和左宗棠成了忘年至交。從此以后,左宗棠更是如魚得水,開始涉獵更多的經世致用之書。其中他最喜歡的有顧祖禹的《讀史方輿紀要》、顧炎武的《天下郡國利病書》和齊召南的《水道提綱》。這些完全不同于儒家經典的書,在當時算不上正統,所以,很多人不理解。左宗棠依然一如既往地苦讀鉆研,寫下不少的讀書筆記。

在接下來的幾年時間里,左宗棠雖然參加了三次會試,但都沒能金榜題名。在朋友們的勸告和殘酷的現實條件下,左宗棠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要么放棄這些雜書,專心攻讀儒家經典,以圖日后入仕,要么繼續研究這些“雜書”,不走仕途路,只為日后能有機會用真才實學報效國家。

經過一場激烈的思想斗爭,左宗棠還是選擇了后者。因為他認為:“讀書當為經世之學,科名特進身階耳。”與其像其他文人那樣要么用圣賢書當官、要么將才華寄情于山水,倒不如放棄在考試路上耗盡韶華。于是從此他不再考慮考試的事,一心攻讀經世之學,尋找新的報國途徑。

1836年的一天,第二次會試落榜的左宗棠正在家里讀書,和他一墻之隔的連襟張聲玠提著一瓶燒酒過來了,要和他“煮酒論英雄”。左宗棠放下書本,讓周夫人炒了幾個小菜,和張聲玠海闊天空地聊了起來。他們從治國聊到治家,從科舉聊到成才,一個時辰后,那瓶酒已經見底了。張聲玠說:“兄長,值此好酒佳肴入肚,不吟詩一首豈不是缺憾?”左宗棠說聲好,取出筆墨紙硯,略一思考,一揮而就。

張聲玠一看,卻是一副對聯:

身無半畝,心憂天下;讀破萬卷,神交古人。

“好!”張聲玠看著筆力蒼勁的對聯,禁不住嘖嘖稱贊。

“你不會以為我是在自吹自擂吧?”左宗棠放下毛筆,看著張聲玠。

“哪里。”張聲玠連忙說, “別人不知道你的抱負,我還不知曉?作為讀書人,‘絕意仕途’已經是常人不能做到的了,更何況還要寫這樣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對聯?呵呵,說你不知天高地厚,是說的一般人的看法,我就不同了。你的這副氣吞山河的自勉聯,是你人生目標的真實寫照啊。”說完,張聲玠搬個凳子,幫左宗棠把這副對聯工工整整地貼在房間沖門的墻上。

人的事業往往是形勢造成的。因形勢發展,左宗棠終于在鎮壓農民起義中,成了清廷的“中興名臣”;在洋務運動中,成了領袖人物;在打擊沙俄和平定西北戰亂中,成了名軍功臣。

不甘久居矮檐下

道光十二年(1832年)的一天,湘潭周家張燈結彩。隨著嗩吶聲起,新郎左宗棠和新娘周詒端拜了花堂。洞房里,左宗棠慢慢揭開夫人的蓋頭,雖然是大喜的日子,但左宗棠臉上卻沒有什么喜色。看著賢惠嬌媚的新娘子,左宗棠輕輕嘆了口氣。

周夫人不明白夫君為何如此惆悵,于是給左宗棠倒了一杯茶,含情脈脈地望著他。

“想我左宗棠七尺男兒,結婚都要在岳父家里,實在是愧對夫人啊!”說完,左宗棠不住地搖頭。

周夫人笑了,說:“夫君不必在意,我都不在乎,你又何必多想呢,況且,這也只是暫住,又不是在這里扎根。”夫人的話讓左宗棠很是感激。

左宗棠的岳父周衡在是湘潭大戶,雖然自己文采不是很好,但對于有才的年輕人很是喜歡,尤其是對女婿左宗棠更是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女兒周詒端自小聰慧,寫詩作賦無所不能。所以,對于左宗棠住在自己家,周衡在更是高興不已。那時候,男人倒插門是無能的表現,為了不使左宗棠顯得尷尬,周衡在把左宗棠當兒子看待,一家人相處和諧,倒也其樂融融。

這天,左宗棠聽說鄉試發榜了,剛想去看,周家的一個仆人喊著就跑進了院子:“姑爺高中舉人了!”周衡在一聽,連忙從屋里跑出來,確認無誤后,吩咐大擺筵席,慶祝女婿高中。這時,左宗棠的心情才稍微好了一點。

因為第二年春天要進京會試,春節以前,左宗棠和二哥宗植就開始準備起程,但盤纏成了問題。眼看著進京的日子越來越近,左宗棠焦急萬分。

周夫人見狀,問道:“夫君是不是為盤纏著急?”

左宗棠點點頭。

周夫人又問:“你沒有去借嗎?”

“借了。但我的朋友大多和我一樣,一時間實在湊不齊百兩紋銀。”

“你只看著遠處,為什么不看眼前的人能不能幫忙?”說著,周夫人從身后拿出一個布包,放在桌子上打開,白花花的銀子擺在左宗棠面前。

盤纏費用解決了,左宗棠就到幾個姐姐家辭行。當他來到大姐家時,發現大姐家已經幾天沒開火了。看著餓得“哇哇”直哭的小外甥,左宗棠心如刀絞,一橫心,將銀子全掏了出來,放在大姐的桌子上,不顧姐姐的呼喊,拔腿就跑了。

回到家,左宗棠倒頭就睡。周夫人一看,忙問出了什么事。左宗棠說:“我把銀子都給大姐了。”周夫人是個深明大義的人,她問明情況后,并沒有責怪丈夫,而是又想辦法為左宗棠籌足了盤纏。

不料,會試結束,左宗棠竟名落孫山。回到岳父家,左宗棠思前想后,決定不再和岳父吃一鍋飯。他和夫人商量后,在西邊一個屋里安上了鍋灶。

雖然不再天天和岳父見面了,但左宗棠還是覺得別扭。幸好,道光十六年春天,湖南巡撫吳榮光邀請他到淥江書院講學,他才在結婚后第一次搬出岳父家。但不和夫人孩子在一起,閑下來的時候,左宗棠又覺得心里空落落的。

道光十九年(1839年),陶澍去世。因為左宗棠曾答應陶澍,在他死后照顧他的幼子陶桄,所以他就搬到陶家,以每年300兩銀子的傭金,做了陶桄的私人教師。這樣,左宗棠的手里終于有了一點盈余。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左宗棠在淮陰南鄉柳家沖買了70畝地,第二年秋天,將家人接到柳家沖,終于結束了長達13年的“寄眷”生活。

遍嘗艱辛震古今

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左宗棠嘗盡了各種艱辛,終于迎來了他事業上的春天。同治元年(1862年),左宗棠50歲,進入知天命之年。這一年,命運對左宗棠是較為眷顧的,因為他就是在這年終于實現了他的追求:一月二十四日,諭命補授左宗棠為浙江巡撫。之后,好運接連而降,同治二年(1863年)五月初五,朝廷命補授左宗棠閩浙總督,并仍兼署浙江巡撫;同治三年,詔賞加太子少保銜,并賞穿黃馬褂;同年的十一月初九,又詔封一等伯爵,賜名“恪靖”。又是加官,又是晉爵,使左宗棠對于自己的這段歷史頗為自豪,于是,在同治三年給兒子孝威的信中,他頗為自負地吹噓:“欲轟轟烈烈做一個有用之人,豈必定由科第?汝父年四十八九歲猶一舉人,不數年位至督撫,亦何嘗由進士出身耶?”

在晚清的四大名臣中,曾國藩、李鴻章、張之洞三人的“學歷”都比左宗棠高,所以,他確實有值得自豪的理由。李鴻章和張之洞均為進士出身,曾國藩為同進士出身,左宗棠則僅為舉人。但是,他的功勛則是普通進士出身的人無法比的,尤其是他躍升之快,更是一般人無法比的。但左宗棠官場升遷的過程是坎坷而崎嶇的。

咸豐二年(1852年),左宗棠接受湖南巡撫張亮基的禮聘,入張幕為其出謀劃策。太平軍攻打長沙時,左宗棠在省城內為張亮基調兵遣將,固守到底,還獻“河西合圍之策”,試圖一舉包圍、消滅太平軍。

咸豐十年(1860年),太平軍攻破江南大營后,左宗棠奉詔命以四品京堂候補,投靠兩江總督、欽差大臣曾國藩督辦軍務。他曾在湖南招募5000人,組成“楚軍”,赴安徽、江西鎮壓太平軍。因接濟曾國藩部軍餉而攻占武昌有功,命以兵部郎中用,后又加四品卿銜。同治三年(1864年)三月,率軍攻克杭州,奪取浙江全境,論功行賞,左宗棠被封為一等恪靖伯。不久,他又奉詔帶軍轉戰江西、福建,追擊太平軍汪海洋、李世賢部,至同治五年(1866年)二月,攻下了廣東嘉應州(今梅縣)。

太平天國運動成就了一批人,其中就包括與他同時代為官的曾國藩、李鴻章,他們用無數起義者的鮮血染紅了頂子,贏得了“中興名臣”的桂冠。

鎮壓太平軍后,左宗棠上奏建議減兵并餉,尤其認為打破了海禁后,中國應該通過制造船械使國家富強起來。同治三年(1864年),左宗棠在浙江仿造小輪船;同治五年(1866年),左宗棠上疏奏請設局監造輪船,得到了準許。船廠的生產指標是:在五年中,應照“外洋兵船樣式”,制成11艘150馬力的大輪船和5艘80馬力的小輪船。一年后,福州船政局正式開工,這是中國第一個新式造船廠。同治六年(1867年),左宗棠奉命擔任欽差大臣,督辦陜甘軍務,率軍入陜西攻剿西捻軍和西北反清回民軍。次年,追擊西捻軍至直隸、山東,與李鴻章一起將其全部殲滅后再返西北,五年間先后攻破寧州(今甘肅寧縣)董志原、靈州(今寧夏靈武)金積堡、河州(今甘肅臨夏東北)、肅州等回軍重要據點,鎮壓了陜甘回民起義。同治十二年(1873年),命以陜甘總督協辦大學士晉東閣。在陜甘任間,繼續從事洋務,創辦蘭州制造局、甘肅織呢總局,后者為我國第一個機器紡織廠。

同治、光緒之際,中國面臨著嚴重的邊疆危機。年逾六旬的左宗棠愛國之心始終不渝,收復新疆的信念更加堅定。光緒元年(1875年)三月,他受命擔任督辦新疆軍務的飲差大巨,得到指揮進軍的全權,開始了收復新疆的大業。光緒二年(1876年)三月,左宗棠從蘭州向肅州進軍,并以此為西征大本營,督飭劉錦棠率精銳20余營西進出關。五月,劉部到達濟木薩。此時,連同從同治十三年(1874年)起陸續出關的金順、張曜部和整編的新疆原有駐軍,將近100營,清軍總兵力達五六萬人。七月攻占了烏魯木齊,次年一月又攻下了和田,至此,除伊犁地區還未收復外,新疆的其他地區均已恢復行政權。左宗棠隨即上疏建議新疆改設行省,以收長治久安之效。光緒五年(1879年)中俄伊犁交涉時,左宗棠抨擊崇厚一味遷就俄國,簽訂喪權失地的協議,有失大清國尊嚴,并提出“先之以議論”,“決之于戰陣”。光緒六年(1880年)春,左宗棠在新疆部署兵事,出肅州抵哈密,為徹底收復新疆立下了不朽功勛。第二年初,《中俄伊犁條約》簽訂,左宗棠應召至北京任軍機大臣兼在總理衙門行走,管理兵部事務。光緒七年夏,左宗棠調兩江總督兼南洋通商大臣。光緒十年三月,因目疾,左宗棠辭去兩江總督職。六月,左宗棠奉召入京,再任軍機大臣。時值中法戰爭,福建水師被法國艦隊在福州馬尾擊潰,左宗棠遂奉命以欽差大臣督辦福建軍務。十一月抵福州后,左宗棠積極設防,并組成“恪靖援臺軍”東渡臺灣。光緒十一年(1885年),左宗棠在福州病逝,贈太傅,謚“文襄”。

據此,可以看出左宗棠所謂“汝父四十八九猶一舉人,不數年位至督撫”,不過是他早年厚積、中年薄發的表現而已。值得我們注意的還有左宗棠關于大器晚成的論述:“天地間一切人與物均是一般,早成者必早毀,以其氣未厚積而先泄也”,“自古功名震世之人,大都早年備嘗艱辛,至晚歲事權到手,乃有建樹,未聞早達而能大有所成者”。這既是左宗棠對自身經歷的總結,也反映了人類生活中的一個規律。試問古往今來,有幾個狀元能名垂青史的?少年得志,往往會把精力耗費在許多無謂的事情上,影響了他的進一步積累,所以最終往往碌碌無為。左宗棠所言“以其氣未厚積而先泄也”,與后人“成名要早”的淺薄論調相比較,當是很有見地的。

以退為進有智慧

左宗棠被稱為“湖南騾子”,脾氣倔犟是出了名的,他性格頗為自負,想說的話說不出就會憋得難受。在軍中,他是主帥,可以隨意說話,高興了說話還算文明,不高興了開口就罵,沒人敢跟他對著干。但在朝為官就不同了,因為平時說話隨便慣了,差點惹禍上身。

光緒七年(1881年),慈安太后突然就去世了。她死得異常突然,人們認為,她是慈禧太后給害死的。人們曾經聽說,慈禧患了重病,并懷疑她能否痊愈。當傳出慈安太后的噩耗時,城里的人開始還以為必定是慈禧死了,及至得知死者是慈安的時候,無不大吃一驚。左宗棠于慈安逝世的當天傍晚來到宮里,當他聽到這個消息時不覺脫口而出:“今天召見時,我還看到她。她和往常一樣,言語有力。我不相信她是壽終天年的。”

他在院子里跺著腳走來走去,越想越生氣。雖恭親王盡力叫他不要作聲,但他卻肆意說出自己的想法,太監已經很快把他的話報告給了慈禧太后。

慈禧太后知道是左宗棠說出這樣的話之后,她深深吸了口氣。她知道左宗棠的脾氣,說話從來無遮無攔。

慈安太后喪事過后的一天早朝,左宗棠一進午門就和其他官員打招呼,但那些人好像避瘟神一樣,見到他扭頭就走。左宗棠來氣了,一把抓住一個文官,大聲問道:“你沒聽見我跟你說話嗎?”那個官員被左宗棠抓住,掙了幾下沒走脫,哭喪著臉說:“左宗棠,你饒了我吧,我家可有八十幾歲的老母親要我送喪啊!”左宗棠一聽差點氣笑了:“我說不讓你給你老母親送喪了?真是無稽之談!”那個官員哭喪著臉說:“你是沒說,但說不準哪天太后就說了。”

一提“太后”二字,左宗棠才明白,原來他們是怕惹禍上身。他松開手,那個官員一溜小跑,離得他遠遠的,早沒有了往日的斯文。

左宗棠苦笑著搖了搖頭。慈安太后突然死亡確實蹊蹺,但這樣的事不是朝臣所應該議論的,這是皇帝家的事,可不是鬧著玩的,鬧不好是要掉腦袋的。別人都不說,你逞什么能啊?可現在木已成舟,說出去的話像潑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來了。

回到家,左宗棠端著仆人沏好的茶水,在屋里來回踱步。他終于明白,因為性格原因不假思索說出的這句話,可能成為自己人生的轉折點。女人的心最難琢磨,更何況是掌握天下人生殺大權的女人。以慈禧太后的性格,這件事絕對不會就此罷休。

果然,以后的很長一段時間,左宗棠變成了閑人,也變成了讓別人敬而遠之的人。誰都知道這個錯誤的嚴重性,為了保護自己,以前的很多朋友也都疏遠了他。

左宗棠第一次覺得,處理這些事比在戰場上和敵人廝殺麻煩多了。經過幾天幾夜的苦苦思索,左宗棠作出了一個重大決定:以退為進。雖然現在慈禧太后好像沒事人似的,不知哪天就會找個碴處理這件事。與其坐以待斃,不如先抽身出局,待時間一長,這件事可能也就過去了。

第二天早朝,慈禧太后聽文武大臣奏完要事,剛要宣布退朝,左宗棠站了出來。

“臣這一段時間時常感到胸悶,恐是大疾來臨的預兆。臣懇請太后老佛爺能恩準微臣回家養病。”

左宗棠的話雖然讓慈禧太后很生氣,但她還沒有到糊涂的地步,她很清楚左宗棠對于清朝的分量。經過再三的思慮,慈禧作了一個折中的決定,把兩江總督兼南洋通商大臣的職位安排給左宗棠。左宗棠在別人真真假假的惋惜聲中,走向了新的戰場。

居室簡陋宜修身

為了圍剿逃到廣東的太平軍余部,左宗棠于同治四年(1865年)統兵進入廣東境內。左宗棠到時,劉典早已在此駐軍,所以,左宗棠一到,劉典就領著左宗棠去看他為主帥準備好的指揮部。

“左帥,前面就是粵東重鎮松口,行轅就設在那里。”劉典邊說邊扶左宗棠上馬。二人帶著衛兵,策馬來到鎮里,在一座大院子面前停了下來。左宗棠抬頭一看,大門上面有一匾額,上書“世德堂”三個大字。

“到了。”劉典指著院子說,“左帥此次節制閩粵贛三省軍,專力圍剿康王部,事關重大,所以,我費了好大勁才找到這么一個好地方。請左帥隨我進去看一看。”

左宗棠點點頭,下了馬,跟著劉典往里走。

“嗬,這個院子還蠻大的嘛。”左宗棠一進大門,就發現有點不一樣。

劉典趕緊說:“是啊。此院是明末翰林東宮侍讀李二何按皇宮規格建造的。據說當年此屋的開基建造時,特意請來江西有名的風水先生前來勘探屋宅。此屋的風水極佳,大帥住在這里,定能指揮若定,全殲太平軍余部。”

左宗棠納悶,說:“我什么時候信風水了?”

劉典說:“哪里,我只是隨便說說。不過,此屋依山傍水,地處梅江交通樞紐;并且此屋是殿堂式的結構,屋內采光、通風都很好,大帥住在這里,定能耳清目明,運籌帷幄,決勝千里。”

左宗棠并沒有被劉典的贊譽沖昏頭腦,他想了想說:“這么說,這里就是朱慈良曾經住過的地方了?”

朱慈良是崇禎的三兒子,李自成打進北京后,他在李二何保護下逃出北京,來到松口后,就住在世德堂。

“是啊。”劉典說著,領著左宗棠這邊看看,那邊瞧瞧,哪兒是皇帝寢所,哪兒是后宮嬪妃居處,哪兒是七級金階,哪兒是御膳大廚房,哪兒是鼓樂廳說得頭頭是道。

“這確實是個好地方啊。”左宗棠止不住嘆道。

“那當然!”劉典不無得意地說,“這樣的好地方,只有大帥才有資格居住。”

“那這里原來是否有人居住?”左宗棠皺著眉頭問。

“有,幾天前被我請到別處去了。”劉典趕緊說。

左宗棠聽到這里,臉色有點不好看了。

“這個地方太金貴,我可不敢住。”說著,左宗棠轉身就往外走。

劉典不明白大帥為什么不喜歡這個地方,但他很機靈,趕緊追上去,低聲說:“大帥,您是不是忌諱朱慈良曾經在這里住過?”

“算是吧。”左宗棠敷衍道。

“可是,朱慈良并未登基,這里只是平常住宅啊。”劉典大惑不解地問。

左宗棠邊說邊往外走,“我不忌諱朱慈良,是這屋太貴氣,我鎮不住。”

“可老百姓為什么能鎮得住?”劉典依然喋喋不休。左宗棠不耐煩地說:“我是我,老百姓是老百姓,這怎么能比?”

劉典這才明白,大帥是不愿意奢侈浪費,還是那個老脾氣。于是,他只好命令將總督行轅搬往李家另一座大屋———石柱堂。

左宗棠住在石柱堂,輕易不出門,但小孩子卻可以隨便出入石柱堂。左宗棠忙完公務,還會招孩子們進屋,分點吃的,然后考他們背《三字經》,背得最多的就賞一支筆、一塊墨或一本小法帖。

外敵面前不畏懼

左宗棠被調任兩江總督兼南洋大臣,于光緒八年正月二十五日(1882年3月14日)抵達南京,走馬上任。一路上,左宗棠先查看了江蘇清軍的情況,一到南京,他顧不上休息,連夜召開會議,研究東南海防的問題。左宗棠威嚴地掃了一眼剛成為自己部將的將領們,嚴肅地說:“英法為了爭奪殖民地,發生了‘七年戰爭’,結果是法國戰敗,失去了其殖民地印度領土的大部分和將近全部的北美轄地。于是,法國開始把它在東方殖民掠奪的重點從印度轉到了越南。現在,法國已侵占了整個越南南部,聲稱已將越南置于它的‘保護’之下。”左宗棠頓了頓,接著說,“這樣,我們的西南邊疆,已受到法國侵略勢力的嚴重威脅。尤其是前年茹費理出任法國總理后,他更加積極推行殖民擴張政策,增兵越南,策劃侵略中國。現在的形勢大家也知道了,法軍攻占越南河內,企圖打開紅河通道,直窺云南。”

說到這里,左宗棠示意掛上地圖,然后指著地圖說:“從明天起,我將陸續到揚州、清江、鎮江、常州、蘇州、上海等地查看防務情況,然后制定具體的防務措施。我剛來,情況還不是太了解,希望大家能通力合作,水路各營加緊訓練,以備戰外國侵略。”

說干就干,左宗棠到任的第二天就開始了他的防務考察。他發現軍隊中老弱病殘太多,于是,下令把這些沒有戰斗力的兵士裁減,新征精壯兵士入伍。

這天,左宗棠來到上海租界,一眼就看到一塊寫有“華人與狗不得入內”的牌子。左宗棠大怒,用馬鞭一指,大聲命令道:“給我把那個牌子砸掉!”幾個士兵上去,幾下把牌子砸得稀巴爛。

“你們是什么人,為什么砸大英帝國立的牌子?還沒有人敢這么大膽,竟然敢砸英國人的牌子。”大鼻子洋人不知道他是誰,邊說邊跑了過來。

左宗棠問身邊的人:“洋鬼子在說什么?”翻譯說:“他問我們為什么砸他的牌子。”左宗棠哈哈大笑,他指著那個洋人,對翻譯說:“你告訴他,我就是砸他的牌子!我不僅砸牌子,還抓人!來呀,先把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英國人綁起來!”幾個士兵蜂擁而上,把洋人綁得結結實實。

“你到底是誰?我要到北京去告你!”那個英國人氣急敗壞地說。

左宗棠不理他,對跟在洋人后面的一個中國人說:“去,把這個公園的頭頭給我叫來。”那人不敢怠慢,一溜小跑去了不遠處的一座小洋樓,不大會兒,又領來一個英國人。

“你是這里的管理者?”

那人聽翻譯說完點點頭。

“從今天開始,這個公園收歸國有。”

那個洋人聽翻譯說完,大聲說:“你有什么權力收大英帝國管理的公園?我抗議!”

左宗棠呵呵一笑:“我沒有權力,但我是左宗棠。”說完,左宗棠調轉馬頭,向另一個方向走去。一路上,左宗棠見寫有“華人與狗不得入內”的牌子就砸,一連砸了近十個。

這時,左宗棠突然聽到前面鑼鼓喧天、鞭炮齊鳴。他對旁邊的人說:“去,看看前邊發生了什么事。”一會兒,去看的人回來報告說,工部局得到消息,說左宗棠巡視上海租界,看見公園有“華人與狗不得入內”的牌子,立即讓侍衛們搗毀,并沒收公園,逮捕人犯。于是,工部局趕緊通知各國租界,如有此類牌子,立即收掉燒毀。有些心眼活絡的洋人,見左宗棠不怕洋人,為了不惹他生氣,不僅自己把牌子砸爛,還在租界升起了中國龍旗,響炮執鞭,夾道歡迎左宗棠。

左宗棠聽到這些后,又是一陣爽朗的大笑,而后帶著侍衛,昂首挺胸走了過去。

左宗棠又來到吳淞口,校閱了海口與內江水師后,對官兵們說:“要想打敗外國侵略者的侵略,加強海防是關鍵。我仔細查看了這里的兵力部署情況,認為還要添十艘大兵船。我已派人通知福州船政局,定造‘開濟’與‘鏡清’號兩艘快船;然后,再從德國購進兩艘巡洋艦。只有這樣,才能在敵人進犯時給予沉重打擊。”

晚上,左宗棠又跟吳淞口的將領們齊聚一堂,講了時局。左宗棠說:“我已上奏朝廷,認為我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外國人除了經商致富就是廣造機器,增制輪船,然后用這些大船利炮威脅我們。而我們不但不經商,還百般阻撓生產機器,甚至還對勇于抵抗外來侵略的官員和將領予以壓制,使中國失去了40余年的機遇。不能再等了!法國的侵略已經不可避免,我們不能學那些所謂的識時務者以求茍且偷生,我們要做的就是增強東南沿海的軍事實力。雖然出海作戰我們不能保證勝利,但在自己的家門口阻擊來犯之敵,應該是力所能及的事情。我看眾位情緒激昂,如果洋人來犯,可以小試牛刀!”

在座的人聽了左宗棠的這番話,臉上都泛起了紅光。

光緒九年二三月間,左宗棠會同受命巡閱長江水師彭玉麟,在吳淞口布置海防時又慷慨陳詞:“如果能打敗洋人的堅船利炮,我這條老命固無足惜。或者四十余年之惡氣借此一吐,從此他們再不敢耀武揚威,這是我最大的心愿!”彭玉麟也說:“如能這樣,即使斷送了自己的性命也是值得的。”眾人一聽,紛紛表示一定要盡心報國,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

后來,左宗棠在給朝廷的奏折中也表明了不成功則成仁的心跡,如敵人輪船沖過白茆沙總要隘口,則防所即是死所,當即捐軀以殉。為了封鎖長江口,他由外向內布置了三道防線,依次為吳淞口、白茆沙、江陰,沿江兩岸巨炮林立,外海、內江水師游弋江內江外,陸師固守兩岸險要,長江口還布置了水雷、漁網等大量水障。

成年轻人免费视频网站